分享5

2013年1/12-13 TTouch雙日工作坊參加者心得:

記得講座的第一天結束後,回到家就幫我的狗做了TTouch,牠的反應很有趣,那張臉彷彿在跟我說:天啊!這是什麼東西!好奇怪的感覺!(然後溜走) 沒多久牠回來了,我摸了兩下開始TTouch,牠又張大雙眼看我又一臉疑惑,我都笑出來了!但這回牠沒走,翻肚喬了一個姿勢讓我只摸到牠的肚子、耳朵,而摸不到牠的地雷區,尾巴、下背、大腿。嗯~你好像可以接受吼!

牠是一隻很敏感、遇到狗很害怕會暴衝吠叫的狗,講師Debby說,會暴衝的狗狗多半在大腿與尾巴附近累積了壓力,也的確,至今,我的狗在大腿、尾巴附近可以接受的touch也只從0個進步到2個,不過沒關係,跨出零的牠已經讓我覺得牠很棒了!而且其餘牠喜歡的部位,例如耳朵、頭部、前肢、上背,側腹、已經從”可以接受”到了”很享受”的地步,吻部、牙齒被碰觸的接受度也提高不少,雖然牠刷牙的時候已經很乖了,現在幫牠刷牙時有比之前更冷靜不動更放鬆,一切都有在慢慢的進步中,而講座的內容,也讓我了解在摸狗的同時,細細體會狗狗的需求、認真感受狗狗的回應,呼吸的深淺、眼神的變化、皮膚緊繃或放鬆等,這短短的幾個touch一來一往間,已經和狗狗有了一段沉靜又知心的對話,我很愛那種感覺,感覺到自己的狗從”不確定”、到”放鬆”、到”享受”、到”信任”,是很美好的!

我也拿了老公、乾姐、乾姐的媽媽當練習對象,很好玩的是,他們被我TTouch後,都跟我說剛剛腦袋完全放空,什麼雜念也沒有,覺得很舒服、很想睡覺、很想繼續,也覺得很被撫慰,太有意思了!誰能幫我作這種服務阿!> <

昨天早上,我遇到一件讓我心情down到谷底的事,情緒上來後渾身不舒服,難過、氣憤、害怕、委屈,很複雜,覺得自己的胸口悶到極點彷彿要炸開了,在化妝台前上著粉底上到落淚,擔心下午還得教課,知道自己的狀況非常不好,有可能隨時在學校的川堂淚崩…

中午看到我的狗躺地上,摸摸牠時順便做了TTouch,調整呼吸,把心放手上、手放在牠身上,感受牠的呼吸…這時間什麼都不想了,是我和牠的專屬時間 ,摸摸耳朵、摸摸胸口、用Z字touch側腹,我的狗好舒服….

瞬間,心情平靜了….

意識到心跳恢復平穩時,我驚訝到楞了幾秒,讓我胸悶不得了的低氣壓在那時找到出口,要不是把下午的課程掛心上,當下的感動與對TTouch的感謝,恐怕讓我兩秒落淚了……..

回想起講座,與Debby確認我的TTouch做的對不對時,
Debby問我:你感覺如何?

我好開心好開心的回:非常快樂!

Debby說:This is happy touch!

這回也是,TTouch的魔力,自己感覺到了,

求知若渴,期待六月的講座!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TTouch的方法讓我們更能從容面對突如其來的挑戰!

事情發生在昨天中午

我思索著好久沒看到我的狗狗表弟Silo和Kulo,於是拎著午餐就往我的表姊家前進。表姊正準備離開家門去工作,但她怕這兩隻衝動的大笨狗會衝出來跟到院子,於是先把院子和客廳間的紗門門閂從內部扣上。狗兒們都知道紗門會短時間鎖上,這時間也代表著不需要衝到紗門外,因為主人就在附近。

我觀察了半分鐘看他們似乎也能理解主人要出門工作,也都平靜地看著我,於是我就放心的到浴室洗手準備吃午餐。

但不知外面出現甚麼聲音,Kulo似乎直接衝到紗門口(從浴室聽到急促的腳步聲),接著就放聲尖叫!

我立即衝出來就看到Kulo的前腳已經夾在紗門和門檻間,牠也縮不回來,一直尖叫著。此時門栓也因他碩大的腳指頭卡著而讓門的角度移動,因此反而打不開。

因門閂打不開,我也慌了,想幫他把腳拔出來但牠已痛到出現回頭警告我的動作,因此我無法碰到牠的前腳。

此時唯一的選擇僅剩下再讓牠的腳痛半秒鐘但會夾得更痛一點,因為要把門再夾回正常角度,才能快速將門閂打開。我心裡淌著血咬緊牙根盡快把門閂打開,當Kulo可以縮回腳趾後立刻衝到牠的Safe House,也就是樓梯下的角落,大聲喘氣和咿咿哭泣著。

我自己也驚魂未定,感覺到心在淌血眼淚快掉下來,但這時抱著Kulo呼呼牠並不是個好主意,更何況此時只要我的手靠近牠的前腳,牠就會將腳抽回去不讓我看傷勢。

在當下,即使我腦袋中閃過各種方法可應用來幫助Kulo解除疼痛和緊張,我仍聽從我的直覺選擇了TTouch。於是我跪坐著讓自己保持平衡,對著Kulo的側邊身體,將雙手放在Kulo身上並同時以腹式呼吸法讓自己平靜,同時也感覺到Kulo急促的心跳。

接著我也顧不得到底學過哪些TTouch手法,就如Debby所言,是否記得名稱並不重要,重要的是運用你學過的各種手法來做TTouch,試著和狗兒溝通。

每當感覺到Kulo有點退縮,我就再換另一種手法來試試,但我的左手一直放在牠的胸口感覺牠的心跳,而右手則以兩秒鐘一圈再暫停並呼吸的節奏進行著,彷彿在彈琴似的。

奇妙的是牠迅速平靜下來,把前腳遞給我,讓我有機會檢查是否有傷口! 幸好沒有流血,但我以牠被夾住時的尖叫聲來判斷或許可能會有瘀血,所以我仍進行了指頭的TTouch,並以Debby教的使人清醒式做為結尾,想像我把不好的瘴氣趕走!

整個過程十分短暫,因為當我的表姊從對面麵包店聽到尖叫聲,立刻結帳衝回來時,我已經好整以暇地吃著午餐,配著兩隻笑呵呵的大笨狗笑容當小菜!

由於表姊進來安撫Kulo時(在我看來像是安撫自己)正好蹲在事發現場(夾住Kulo腳的紗門)和他互動,我一邊觀察Kulo對門的反應以及對主人撒嬌的態度。當表姊再度離開家門,Kulo又回到我身邊笑呵呵地坐在我身邊,但有時眼神飄向紗門時表情又變了,可以感覺到牠似乎對紗門仍有些顧忌,但走路已經恢復正常,從三腳狗變回四腳狗。

我再帶兄弟倆出門散步回來後,試著訓練他自己再推門進去和推門出來,大約一兩次Kulo又恢復原本大刺刺魯莽的過動拉拉性格了!